上一章←      返回目录    +书签   →下一章

第一百章 蛇葬

    手机收藏网址http://m.74j.nethttp://wap.74j.net

    上次办丧就赚了一点小钱,我第一时间,就给爷爷买了一台老年机,爷爷除了不会发短信,还是会拨打接通电话的。

    我们许家,只有我识字最多,爷爷奶奶的文化程度只有小学水平,电话才拨通,爷爷就接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把看到的一切告诉了爷爷,还告诉他借命还魂的李富贵,才说完爷爷在电话另外一端喷我,

    “借命还魂之人你也信?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!这李富贵的话不能信,想办法与他保持距离,还有!不能火葬,千万不能,不然你就等着全村把你活埋了吧。”

    我被喷的不敢接嘴,只是嗯嗯点头,询问下葬方式的时候,爷爷也说不知道,不是专门做这块的,但是这人的死法很邪乎,不能用手去碰,让我等等,他去上香问问白蛇去。

    嘟嘟嘟

    电话挂断,我再次回到贾人房间,就看到李富贵用筷子,去挑地沟油里面的杂物,捏着鼻子准备吃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为啥不拦我?初七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我吃,我也没逼你吃,干嘛拦你,更何况你都死过一次了,还怕再死一次不成?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很想他吃下去,因为我想看看是撑死的,还是食物中毒死的,正常人谁会把这些东西放进自己屋中,还有就是一般地沟油,都要食品加工一番才端上菜,这家伙收集那么多,是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光看着就恶心,谁会傻到去吃,更何况蹭饭才是贾人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怕啊,死亡是很痛苦的,你没死过你不知道,算了!不吃啦,我觉得尸体被人动过,展现出来的东西,都是大家所想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他也这么认为?

    从我抵达734号街道的时候,看到村民走出来无所谓的态度,没有任何恐惧,我就有所怀疑,一直见到尸体,就觉得蹊跷。

    谁死了,方便下葬要赤身的?都说人死后要穿寿衣,所以要脱掉原来的衣服,好家伙衣服都不用脱,躺在那等人收拾。

    不光我以为是撑死的,大家都以为,所以没人会伤心,就觉得贾人活该。

    贾人他妈更是淡定的很,一点也不伤心,嫌疑最大。

    这事,可能真的跟脏东西有关。

    我和李富贵出来以后,贾人他妈就问我到底是火葬,还是土葬,我想了一会儿,说道,“不管什么葬法,今天都不是好日子,你在等我两天,一定给你满意的答复,选择一个好的下葬方式,到时候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你想换我家祖先棺材嘛,随便换,四世同堂都归你了,反正都是免费。”

    我还没把价格说完,就被贾人他妈都给撵出来了,真是扣啊!

    一提到钱,就连忙赶人走,于是我这次空手而归,准备回家李富贵就一直跟着我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要住多久?你不是在下塘关买了别墅。我一个妇道人家,你老住我这里,会惹人嫌的,你就不怕冥王?”

    我记得,他生前最怕的人就是青浅,为了光头可是煞费苦心的讨好我,为了脖子上去疤,更是出钱出力,啥事都干。

    所以我刻意提醒了他,看着他的表情,先是一愣,让后皱起眉头,叹了一口气点头答应我了。

    “那有事给我打电话,我号码你有,我不回去主要是因为我的管家和亲人,他们都知道我死了,怕吓坏他们,你都下逐客令了,那就拜拜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我总觉得后背发凉,因为让我想起那日在坟山上,他骨头重新组合,咯吱咯吱发出的脆响。

    可怕的事情,还是不要老是去揣摩,我爷爷说的对,应该与他保持一定距离。

    树洞屋

    我回来的时候,因为在村里集市买了一点东西,背着箩筐所以走着慢,回到屋中,天都快黑了,看见念白还躺在那里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这孩子啥情况!

    从早睡到晚,我冰冷的手,搭在她的额头上,没发烧啊,怎么就睡的那么死,于是我将她趴在地上的蛇尾,放在炕上,捏着她的脸。

    她皱了一下眉头说疼,迷迷糊糊胡睁眼,然后又继续睡。

    我急了,立马换着准备背念白去医院,却发现拖鞋旁边,有个酒罐。

    低头一闻,嘶。

    好浓烈,再趴在念白的嘴边一闻,一股酒味,小家伙从来不喝酒,因为在我眼里是小孩子,酒这种东西从不让她碰。

    我是不是也喝了一点?那时候在贾人家,我还头疼按下了下自己太阳穴,突然我明白了什么……我两是被李富贵灌醉的。

    嘟嘟嘟

    我生气极了,就在这时候,就听见手机铃声响,是爷爷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初七,什么方法都下葬不了,火葬会排放毒气,土葬会爆炸,水葬会污染环境,最好的方式就是喂蛇。”

    “喂蛇?”

    我以为听错了,可没想到的是,爷爷重复了一遍,就是喂蛇。

    蛇的胃里有腐蚀性消化液体,可以将尸体一点点融化,就算有毒气都被腐蚀,就跟人打了一个嗝没什么区别,排泄出来的东西,可以土葬交给家属。

    这个李富贵……。

    应该是一开始就知道,喂蛇是最好的下葬方式,整个下塘关最听话的蛇就是念白,所以用酒灌醉我们母女,他到底是想干嘛!

    电话挂断,我看向躺在炕上的念白,还好我喝的不多,不然一天到晚都不会醒来。

    起身就开始煮醒酒茶,现在除了爷爷的话,谁都不可信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摸了下玉簪,那种冰凉的感觉,好像让我更加清醒,自己接下来会做什么。

    午夜,凌晨四点。

    我趴在炕上,守了念白一晚上,她的嘴里时不时流出口水,被我用毛巾擦掉,不断喂醒酒茶,看见她睫毛一煽一煽,眨眨眼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娘亲,你看着我做什么?哇喔,我要抱抱,睡得我的背好痛痛。”

    我伸手去抱抱她,看见她蛇尾收起,露出双腿我才放心,终于酒醒了。

    摸着她的小脑袋安慰着,然后拍了拍她的背,“肚子饿不饿?娘亲带你去吃,好吃的。” 蛇王缠上身  https:////115035/ 亲贝小说阅读值得收藏https://www.74j.net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

亲贝网小说笔趣阁  豫ICP备17021726号-1|